【主题演讲(二)】破除科技迷信 寻找社区结合

主题演讲二

 

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1950年代,许多前殖民地、半殖民地掀起争取独立的浪潮,“超英赶美”成了当时建设国家的一致口号。为了使国家进步,赚取更多外汇,整厂进口“turn-key solution”是许多国家采用的策略——引进科技,派遣留学生接受现代科学技术训练,并开办更多的理工医农学院、技术学校与职业训练。

马来西亚亦是在这样的脉络下,将现代化和工业化几乎等同发展的全部。1980年代,前首相马哈迪上任后即推动各式各样的大型发展计划,如多媒体超级走廊、吉隆坡地标双峰塔、国际机场等。马哈迪时代拟划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(Wawasan 2020),几乎是那个时期每个国人的愿景。

主题演讲学人陈信行在研讨会上,以世界第一本反思工业科技的科幻小说《科学怪人》为开头,当中科学怪人的经典台词“你是我的创造者,但现在我是你的主宰”(You are my creator; now I am your master),点出现代工业社会心理对于科技失控的恐惧。

隐形血汗生产线

在失控科技主宰的发展洪流下,时代的巨轮(Wheel of Progress)往往成为国家拥护科技和现代化的说法。

“我从1980年代就一直听到这样的论述,政府会说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,就会被这个巨轮碾死、淘汰;当经济出现问题时,国家‘所谓的反思’即把矛头指向教育,责怪教育系统没能培育出足够的现代科技人才。这些说法跟一大串发展的概念是绑在一起的,包括对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崇拜。”

他接着说,1960年代兴起的科技改革运动——适当科技运动(Appropriate Technology)颠覆GDP崇拜,也是因为强调自己动手做(生产)。GDP崇拜估算的并不是生产量,而是交易量(volume of transaction)。

“譬如照顾自己的小孩是不被纳入GDP的,倘若我去当奶爸,靠照顾别人家小孩赚钱,则归纳为GDP。另类发展的想法往往强调如何不用钱就能达到福利,而这正是主流经济学反对的,因为只要不用钱,在账面上看,GDP就没有成长。”

他称,科技虽让生活变得更轻松,但整个科技系统并不只是呈现在人们使用的科技产品,背后还包含了血汗工厂的链接和在生产线上重复工作的人。2010年富士康员工连环跳楼事件、2011年台塑六轻工安技术员跳楼事件中,工作把人逼死的例子都显示出,科技或其生产背后都不是人们所想象中的“让人轻松”。

东西应为人服务

对于科技所导致的负面社会后果,许多替代的论述、另类出路,也在适当科技运动下涌现。适当科技运动的核心主张“东西”为人服务,而非人为“东西”服务。1973年,《小即是美》的作者修马克受印度圣雄甘地影响,提出了对科技的另一观点。修马克认为,适当科技要有多元的解决方案,并注重当地的脉络。

“好比如新科技着重在省劳力,但像印度最多的却是劳力,想当然新科技就不适用于印度。适当科技强调小规模、环保、由在地社区控制等标准,以工程师的角度来看,这些东西完全能理解,在学校接受工程教育时,也会说最简单的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;但到了工厂,却都不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在修马克提出适当科技之前,中国在共产时期就在科技发展道路上有所实践。毛泽东当年为了解决农村长期缺医少药的情况,发展出“赤脚医生”。

“如果有一笔钱,是要先花钱建立现代化的中心医院,容纳所有的病人,还是聘请很多的卫生员到偏远的地区,让人民有基本的医疗照护?赤脚医生并不是取代正统训练的现代医疗(前者),而是先后次序的问题。”

适当科技运动到了1980年代,开始被批评爱开清单,说的比做的多。陈信行指出,“这个运动是有些问题和浮夸的地方,尤其是在工业社会的脉络下,大部分成功的适当科技例子都较适合原型农民(prototypical peasant) 的生活形态。”

“我小时候也是在这样的环境长大,大部分的生产和再生产是一个家庭可以完成的;房子旁边种的竹子是建筑材料、农具和素材,工业的进口非常少。”

图2猫空风车

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的猫空风车实验,利用在地材料制造风车发电

 

群众协作的社会学经验

但是在非农民社区,适当科技运动还是有很多可以琢磨的地方。他提出了许多例子,例如孟加拉达卡医学院的年轻研究者提出,只需用饮用水、盐和糖,就能治疗90%腹泻的口服水分补充治疗法(ORT);台湾谢英俊建筑团队除了研出挑战营建资本的五万人民币房子,也发明出能让灾民一同参与房屋重建的建筑技术。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台中立全社区自制的风力发电机。

立全社区是1980年台中工业区建立后,为城乡移民工人建造的廉价住宅。后来建商倒闭逃跑,社区很多设施未建好,当地的公共水井损坏,加上管理委员会卷款潜逃,居民只能合力解决问题。

“解决掉水井的问题后,就有人说现在流行社区总体营造,这里既然那么多风,是个风头水尾的地方,干脆来盖风力发电机好了。”于是,一群工厂工人利用废料,零成本地把风力发电机建好,甚至把娱乐跟发电结合,发明了脚踏车发电机和凉亭卡拉OK,扩大集体协作的经验。后来这个社区也成为了当地最重要的社区抢修工程队。

陈信行也分享自己于2004年至2008年期间,在台北尝试模仿立全社区建风力发电机的经验。虽然计划不太成功,但让他意外的是参与者本身开始创作新的物品和新想象。有参与者在2015年3月的反核游行中,甚至自制反核利器“能源新摇滚”(图一),通过群众力量来发电。

他笑言,“虽然通过人力来发电是个很浪漫的想法,但至少能给大家一个新的想象。”

需符合群众,结合在地

适当科技运动的重点正在于,除了回归为人服务的产品,还试图解决精细分工社会下的民主问题。陈信行在结尾时强调,如何构思符合此时、此地、此刻,符合群众的适当科技?适当科技,没有一种统一的解决方案,也非可以进口的万全之策。必须要在在地脉络去做,要了解当地所拥有的资源和技术。

“科技可以不必独裁,但民主不会自动发生──接下来,就是我们的事了。”

 

图3能源新摇滚

能源新摇滚